“時間銀行”如何讓人樂存愛???
更新時間:2019-11-22  來源:廣州日報

  從2012年南京試行“時間銀行”以來,當地的探索就一直令人關注。日前媒體報道稱,南京建鄴桃源居社區已率先試點把“時間銀行”搬上區塊鏈,志愿者可以在支付寶中存儲公益時間、兌換養老服務。利用區塊鏈技術防止公益時間的丟失、篡改,保障其存儲、兌換的公開透明,能為“時間銀行”創造更有保障的信用,對在更大地區范圍的推廣大有裨益。

  “時間銀行”在國內不算新鮮事了。如果從上海一些社區探索“時間儲蓄式為老服務”算起,“時間銀行”在國內已經歷了二十年的發展。從一些前期實踐的案例來看,不少地方以社區為“主戰場”來推進展開。盡管這種本土化的模式便于找到貼合群眾的需求、形成迅速落地的試點,但由何種主體為“時間銀行”輸出足夠的信用保障一直存在著爭議。而從南京的案例中,我們看到,區塊鏈技術為社區或社會組織引入第三方技術服務、營造可信賴的環境帶來了實際操作的可能性。這將充分發揮基層自組織的積極性,為社區平臺打上信用的“補丁”,避免科層式打造與管理“時間銀行”的弊端。

  從本質上說,“時間銀行”為人們提供的是一種信用產品,它終歸要提供雙向的互助服務,創造“收支平衡”的機制。人們為他人提供服務,并據此找到適合的服務,實際上是在時間存儲和兌現之間實現一種等價的匹配。通存通兌只是創造這套“收支平衡”機制的前提條件之一。要讓“時間銀行”發揮善治的功能,讓人們真正樂于儲蓄、喜愛支取,還需要打破服務資源稀缺、服務地域狹小的障礙,吸引更多地方、更多的人、更豐富的資源參與進來。

  往長遠來看,“時間銀行”需要匹配大數據分享的平臺。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繼續加深,蘊藏著豐富的需求和數據資源。當公益時間受到充分的?;?,人們的隱私得到足夠的尊重,大量可信的用戶數據才能匯聚起來。而接下來,政府需要發揮主導作用,讓更多的社會組織、企業參與進來,開發出豐富的互助場景與應用,讓海量用戶數據創造出巨大的商業價值與社會價值。

  此外,“時間銀行”兼具公益屬性的特質,讓其與良好的道德風尚天然融合。要在陌生人社會中建立一種信任,除了技術、制度的創新,還需要文化的建構。唯有如此,人們才會有強烈的意愿運用“時間銀行”,并從中各取所需、各有所得、各有所樂。(楊 博)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