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零和思維的根源和表現——大國的真正實力體現在解決問題而非制造問題
更新時間:2019-05-2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特別關注·中美經貿摩擦】

  作者:沈雅梅(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中美貿易摩擦反復升級,拉開了兩國戰略博弈的帷幕。雖然中方致力于談判解決問題,把這當作積累互信、改善關系的過程,但美方擺出全面較量的架勢,在不斷加征關稅的同時,對我國高科技產業發起打壓,對我國倡導的“一帶一路”項目污蔑、抹黑,在國際社會調動盟友合力圍堵。美國為了?;ぷ隕砝娑災泄寫蜓?,其背后是美國政治理念和實踐中的零和博弈思維在作祟,它不僅體現在經濟貿易和國家安全議題上,也沖擊了兩國在政治、外交、人文等領域的正常交往,必須得到糾正。

  零和博弈是博弈理論的一個概念,指利益相關各方的利益總和永遠為“零”;因此,一方之所得必是另一方之所失,雙方沒有合作的可能性,只有非贏即輸。零和思維作為零和博弈下的對抗性思維模式,是對國際關系的一種策略運籌。例如,在國際經濟交往中,一國如果運用零和博弈思維,就會認為別國的經濟增長是對本國經濟利益的損害,由此得出必須采取報復行動、損害他國經濟的結論。

  零和思維建立在人性惡的哲學判斷基礎之上,是美國政治思想的痼疾。及至20世紀40年代,西方現實主義國際關系理論進一步把國家的權力解讀為人的私欲和生存意志的放大,認定國家在決策時對權力與利益的考量高于理想或道德,由于國家利益的不可調和性,斗爭和沖突必然是國際關系的基本特征。人性中惡的一面被移植到國家層面,為國家追求絕對權力奠定了理論基礎。事實上,美國作為歐洲政治理念的試驗田,其開疆拓土、繁榮壯大的過程,對于被驅趕的原住民、被買賣的奴隸,以及被征服的海外領地而言,都是一條充斥著壓迫和不公的血淚之路。

  零和博弈也是美國政治實踐的一部分。贏者通吃的選舉規則,更把這種零和博弈推向極化,削弱了從妥協中尋找共識的文化。自冷戰結束以來,隨著政治極化持續加劇,兩黨在爭吵不休的消極政治生態中,熱衷于“捕獵游戲”,比拼攻擊彼此軟肋,煽動媒體輿論,大搞丑聞政治,執政者處理日常工作分心嚴重,在民眾中的信任度連年下降,時至今日,只有不到20%的人認為聯邦政府和國會是稱職的。

  零和思維還被美國運用于國際關系,是美國例外論的體現和霸權主義的內核,更是美國自認為創造和維護“美國世紀”的成功經驗所在。冷戰是一場美蘇對抗的零和博弈,雙方通過“相互確保摧毀”戰略維持“穩定的恐怖平衡”。冷戰的結束使美沉醉于單極世界獲勝的喜悅,心理強大到幾乎為所欲為的程度?!?·11”事件后,美對中東濫施軍事干預,強行移植“民主”,用非此即彼的標準對待國際社會,看世界不是朋友便是敵人,從深層次打破了中東政治生態??梢運?,當代許多問題,包括全球化背景下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經濟差距拉大、中東陷于戰亂和失序、大國關系競爭面上升等等,都與美國運用零和思維,不斷與其他國家的利益和心理發生沖突有關。

  當下,零和思維強勢來襲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國在心態上沒有對正在到來的多極化世界做好準備,對新興經濟體的快速發展心存抵觸甚至畏懼,認為這些國家動了它的奶酪,因此要把歷史的時鐘往回撥,拾起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抱守贏者通吃的零和博弈觀,在維護自身權力和影響力的同時,打壓一切可能的挑戰者。

  “美國第一”理念就充滿了零和算計。它輕視世界事務的復雜性,認為世界是各國爭奪優勢的舞臺,必須用對抗性的方法來解決全球性挑戰。該理念還用簡單、粗暴的公式來衡量美國的得失。例如,進口是輸,出口是贏,赤字就是“世界占美國的便宜”。在安全議題上,美國提出“成本+50%”方案,要求任何部署有美軍的外國盟友都應該支付全部美軍部署費用,并在此基礎上再加50%作為“獎勵”。在對華政策上,美國把中國夢與美國夢對立起來,認為中國的成長是搶美國的飯碗?;謖庵秩現?,美國愈加武斷地使用自身力量,濫用國家安全的名義,動輒訴諸最后通牒、紅線、制裁、封殺等,任意踐踏商業往來的原則,強行改造自己對世界現實的不滿意之處。

  在零和思維中,雙方針尖對麥芒,沒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要避免國際形勢的動蕩和大國關系的惡化,當務之急就是要摒棄零和博弈的思維方式。

  首先,零和博弈只能存在于絕對封閉的狀態下,而當今世界是一個開放的、互聯的、非零和的世界。全球相互依賴深化,共同挑戰涌現,人類已成為命脈相連、興衰相依、禍福與共的相互依賴體,以往零和的生存競爭關系逐步走向正和的共生關系,世界地球村的面貌更加清晰。零和思維落后陳腐,與世界現實嚴重脫節,屬于“身體已進入21世紀,而腦袋還停留在過去”,是美國在世界現實面前的迷茫和錯位,是全球和平的障礙,是國際合作的羈絆。

  其次,美國政客擅長二元政治,以“敵”“友”畫線,不理解應對全球性問題的復雜性,不懂得與新興大國相處的尊重之道。用那種“非友即敵”“非得即失”“非合作即對抗”的觀念指導政治實踐,必將處處碰壁。

  最后,零和博弈用排他性的小圈子,加劇了國際政治的對抗性,同時也揭示了美式“自由”“開放”等理念的虛偽。令人遺憾的是,在零和思維影響下,一段時間以來,中美之間的“協調”變成了美國出爾反爾的施壓,“合作”變成了美方給中方開單子提要求,“穩定”只不過是美方反復和不確定動向的中間階段,更是其單方面撕毀協議的前兆?!骯燦背閃嗣攔淮?、再贏一次。長此以往,必將使世界倒退至“強者行其所能為,弱者忍其所必受”的歷史窠臼中。

  與零和思維不同的是“雙贏”思維,其要義包括“利己”而不“損人”,通過談判、合作尋找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約數,達到“多贏”或至少是“少輸”的結果。

  “萬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敝泄越愿甙菪緣男鼗澈透咴都惱鉸運嘉?,重新平衡國際格局,最起碼讓這個世界不再一分為二或者一邊倒,進而推動東西方文明在相互借鑒、相互融合、相互砥礪中比肩前行。歸根結底,大國的真正實力應該體現在解決問題,而不是制造問題上。越是在困難面前,越應承擔起一份國際責任和道義,對中美而言均應如此。

  《光明日報》( 2019年05月25日?08版)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每日頭條
熱點導讀
點擊排行